MG游戏平台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义海的树
时间:2019-01-10    来源:MG游戏平台

倘若不是在青海工作生活这几年,也许我永远不会了解义海人,也不会了解义海的树,更不会为这群来自中原挖煤的汉子所动容。

假如你在这个季节离开中原,驱车西行两千余里,进入青海境内,沿315国道去天峻,透过车窗,只见路边芳草萋萋,一群群牛羊在干枯的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草。平坦笔直的公路上,伴随着你的只有一望无际的青海湖,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,犹如一个巨大的冰盘,空旷,辽阔,别有一番冬日特有的韵味。

蓝天,白云,雪山,牧场,成群的牛羊穿行在带有藏家风情的小镇,尽管一路景色很美,但心里总觉得缺少一些什么。

越往前走,路边的雪山上积雪越厚,不远处的昆仑山只剩下一个白色的轮廓。起风了,一片黑云飘过,天色暗了下来,又过了一会儿,雪花带着高原的气息扑面而来,不一会儿,天是灰的,地是白的,整个成了混沌世界。

车速慢了下来,由于高原缺氧,再加上视觉上的单调,不由使人昏昏欲睡。

车子在行驶,雪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,蓦然抬眼望去,一座小城出现在面前,车上有人说了一句:“天峻到了。”

天峻县城很小。车子在县城行驶了大约五分钟,转了两个路口,进入一个大院。院子里很干净,迎着大门的地方耸立着一块大约3米高的煤块,敦敦实实,上写“墨玉”两字,古朴厚重,这是义海能源前任党委书记、董事长马树声写的,司机老张说道。

“树!”有人惊叫起来,众人的视线随后转向院内,在“墨玉”后面,竟然长着一丛丛灌木样的植物,更为惊奇的是,在义海宾馆楼前的草坪里,还栽种着一排松柏,在冬日里一片枯黄、萧条环境的映衬下分外抢眼。

是啊,从西宁出发,过来四百多里地,竟然没有看到一棵树,无怪人们会大惊小怪了。

天峻属于高原草甸,虽然这里不缺水,但因为严寒,却不适合树木生长。天峻义海宾馆负责人苗绍敏向我们介绍,在这里,种一棵树比养一个孩子都难。前些年,天峻县有关部门的领导表示,谁能种活一棵树就奖励5万元,就是这么高的奖励,也没人能种活树。

但义海人不信这个邪。

苗绍敏指着那片灌木丛向我们介绍,这是红柳,那是冷杉,都是属于耐干旱耐严寒的树种。为了栽种适合这里生长的树木,他们曾做过多种实验,种过杨树,种过柳树,一种不行就换另一种,头两年每到冬天就用棉布把树干包起来,结果最后还是失败了,后来他们就选择了耐严寒的红柳和冷杉。

在内地极为普通的树木,在这里,竟成了稀罕物。树且如此,那么人呢?

在海拔4200多米的木里矿区,我们还看到了另外一片树林,说是树林,其实只有不到100棵树,那是天峻义海职工自己栽种的一片混合林,也是他们搞的试验林。栽种的树种主要包括云杉、榆树和柳树。为了使它们适应高原恶劣的环境,天峻义海的职工们特地给它们搭起了敞亮的大棚,等他们适应以后再把大棚拆除。云杉不适应这里的环境,已经死掉了。这里,我特别要说一下榆树,这里的榆树全部是经过嫁接的。

天峻义海矿区位于青藏高原柴达木盆地东北边缘祁连山南麓,矿区平均海拔4200米,年平均气温零摄氏度以下,每年冰冻期8个月以上,夏季多雨雪冰雹,冬季干旱多风,最低气温可达到零下40摄氏度,每年的冬季长达8个月以上,空气中氧气含量不足内地的60%。

因为寒冷,再加上每年树木的生存期短,冷杉虽作为一种高大的树种,但是在天峻义海宾馆院内的冷杉便没有了内地的挺拔,看上去显得繁琐和沧桑。榆树作为北方最常见的树种,到了这里为了生存却不得不忍受刀削、嫁接之苦。

但是如果你来过高原,了解了这里的自然环境,你一定会赞扬这是一些英雄的树。

站在天峻义海矿区院子里,任凭强劲的北风吹在脸上,我的思绪飞越到了15年前的峥嵘岁月。6个来自中原的河南人告别家乡千里迢迢地来到海拔4200多米的他乡。这里无电,无房,无手机信号,一切处于最原始的状态,尽管寒风凛冽,环境极其恶劣,但他们硬是在这里坚持了下来。

如果说,早些年,这些河南人来到这里是为了生存为了寻找出路,那么,今天,他们在这里种树种草、捐资助学、修桥补路,他们所做的这一切,则是为了感恩青海人民对他们在困难时期给予接纳的回报。

为了生存,为了给大自然增添一点绿色,天峻义海的这些树,把根深扎在这片土地上,如果把这些树比作人,这该是怎样一种境界和品质啊!

我爱天峻义海的树,我更为我是一个义海人而骄傲!作者:□王晓峰(义海能源)